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抗战时期的青年茗山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李守静  来源:金山网   发布时间:2013-04-27 15:35:36

  茗山法师(1914年-2001年),江苏盐城人。生前担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江苏省佛教协会会长、新加坡居士林导师。他担任焦山定慧寺方丈达半个世纪之久。
  六十多年前,在祖国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茗山法师高举爱国主义大旗,深晓民族大义,投身抗日洪流中,留下了闪光的足迹,度过了难忘的青年时代。

                                       未上战场是茗山一生中的憾事

  1937年冬,正在武昌佛学院攻读研究生的23岁的茗山法师听到从江南传来噩耗,日寇占领南京后,实行血腥大屠杀。南京城内徒手官兵和居民被屠杀30万人以上,他心中怒火升腾,万分痛恨日寇的滔天罪行,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日本侵略者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将永远被刻在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当晚,他在武昌佛学院的法堂焚香,通宵念经,超度南京大屠杀全体遇难者。
  茗山法师在武昌佛学院刻苦攻读佛学时,在《海潮音》、《正信月刊》、《佛教月刊》等佛学报刊上发表了许多佛学文章,他的爱国思想也在文章中闪烁。1938年夏,因形势所迫,大师撤离武昌,至南岳祝圣寺佛学研习所继续攻读佛学。在抗战期间,茗山法师曾在湖南衡阳、耒阳、长沙等地办理佛教会和佛学讲习所。曾任宁乡大涝山寺、耒阳金钱山寺等处住持,湖南省佛教会副理事长、主任委员,主持三湘首刹,并主持传戒三次。1946年8月由湘返回江苏。
  茗山法师在南岳时结识了名僧巨赞法师。1938年由田汉引荐,巨赞法师至南岳会见了叶剑英,他在叶剑英的鼓励和支持下,发起组织“佛教抗战协会”,成立了“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和“佛教青年服务团”从事爱国救亡活动。1939年春,灵涛法师聘请巨赞于南岳福严寺主持开办“佛学研究班”,同时派茗山去福严寺任维那兼研究班监学。26岁的茗山有幸与巨赞共事,他们一道讲课,共同向学僧们宣传抗日形势和抗日思想,燃起他们心中的抗战救国的热情与火焰。也许是佛祖冥冥之中的安排,这两位建国后先后出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高僧为了抗日救亡事业和弘扬佛法于特殊时期走到一起来了。
  茗山法师在南岳福严寺内接待过蒋介石和李烈钧这两位近代史上的名人。由于这里是南岳佛教圣地,又是天台宗二祖慧思和尚的道场,民国要人来此较多。
  一次,蒋介石在一班卫士的簇拥下陪同苏联贵宾来到福严寺。他们兴趣盎然地观赏了寺前的参天古树和寺内外的古迹,然后到客厅品茶。蒋介石问道:“你们僧人承办救护工作了吗?”这时已升任知客的茗山回答道:“我们正在准备训练。”蒋略坐片刻,领着外宾走了。
  一次,抗日将领李烈钧携姨太太来到福严寺,茗山在客厅接待了他们。彼此品茗交谈,甚为投机,李烈钧将军见茗山对答如流,很是高兴,他对茗山说道:“我看你很有文化,文才和口才都不错,是个人才,你就跟我当秘书好吗?”茗山当时毫无思想准备,只好说:“让我想想再说吧!”
  1939年,李烈钧将军第二次来到福严寺,茗山听了李将军指点抗日形势、讲解抗日军情后,爱国热情更加高涨!爱国之志更加坚定,胸中澎湃奔流着一股爱国热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茗山法师在一次与笔者回首往事的谈话中,告诉我说道:“李烈钧将军离开寺院的当日,我思想斗争十分激烈,最后我决心投笔从戎,便去追赶李将军,可是他率领的抗日军队走远了,我未能赶上,只好悻悻地返回寺庙,这是我一生中的一件憾事!”我当时对大师说道:“如果您当时赶上了抗日队伍,那么当年抗日疆场多了一名战士,而日后中国佛教界却少了一位高僧!”茗山在南岳时还应邀到全家信佛的抗日将军庄师长府邸讲了《心经》和《仁王护国经》。
  在抗战中,茗山过着十分清苦的生活,没有谷麦时,茗山和僧人在山坡上种上些红薯,权当粮食充饥。
  茗山虽然生活艰苦,但他在修持上毫不放松。他每晚供佛后,拜四十八愿,念诵莲池大师作的《西方发愿文》。

                                             茗山在衡阳走上了抗日一线

  民国年间名僧太虚大师在抗战中应请出任衡阳花药寺住持,亲任得意门生茗山为监院。太虚改组了衡阳佛教会,以衡阳护国寺长老漱芳为会长,命茗山为副会长兼秘书长,驻会办理佛教会事务。他又命茗山为当地佛教团体创办的觉民小学董事兼校长。
  太虚大师在衡阳花药寺住持期间,还救过茗山一命。原因是国民党部队的电台人员擅自把标记牌插在寺院内的土地上,茗山奉太虚之命前去论理交涉,而遭到吊打,吃尽了苦头,后经太虚营救,茗山才被放回寺院。
  太虚大师在花药寺召集茗山和福善、闻又、孙尔昌、越培元、张翼、王芸生、黄荃等僧人、居士和报界名人共同商谈拟将著名佛学刊物《海潮音》从重庆迁至衡阳来办,继续出版发行。大师在会上布置了筹集资金、确定新址,接洽印刷、收集材料、组稿等方面的任务,在座者都很乐意办好这个佛教界的权威刊物。太虚命福善来衡阳负责刊物,命茗山为常务董事,命茗山和闻又协办发行,请大公报社长王芸生等协助编辑出版。在太虚主持下,在各方人士通力协作下,《海潮音》终于在衡阳出版了。这在当时抗战的环境中令人为之一振。
  1944年6月19日,日军占领长沙后,湘北战事紧张起来,衡阳为湘桂粤线军事重镇,日军包围衡阳,当地民众纷纷撤出。因此《海潮音》于衡阳才出了一期,仍迁回重庆出版,这是一件令太虚大师和茗山引为遗憾之事。
  6月22日,日军开始进攻衡阳,薛岳指挥第十军英勇抵抗,两次击退敌人的攻势。最后中国守军死伤枕藉,援军不至,粮弹告尽。1944年8月8日,衡阳失守。
  太虚大师离衡阳前,拜会了市长赵君迈,希望他重视佛教,护持佛法。他指着坐在身边的高足茗山对赵市长说道:“茗山是我的学生,我已将衡阳佛教事业交予他代为办理,请你们把爱护我的心,爱护茗山,爱护茗山,就是爱护我,爱护佛教!”临行前,大师还对诸山长老和寺僧们寄予殷切希望,要他们同心同德,共济时艰。他又向花药寺全体僧人公布手谕,上写道:“花药住持职责,全权交予茗山代理。”他要茗山放胆放手负责做事。大师又手订衡阳市佛教会会务工作各项章程,交茗山按步实施。
  1944年冬春间,花药寺监院茗山遵照恩师太虚大师的要求,做到对花药寺如律如法,在当地佛教办的觉民小学扩充班级,还在衡阳佛教会内开办僧众救护训练班,由于前方形势吃紧,遵大师命,茗山在花药寺举办了僧众救护训练班,请专业人员为学员上医药常识和抬担架、扎绷带这两门课程。这两期学员毕业后,茗山命克禅和尚为首组成僧众救护阵队,准备开赴战场。僧众救护班第一期结束后,茗山又速办第二期。
  一日,茗山带着旅行袋到寺庙附近的村庄办事,当行至一处小山麓转弯处时,突然遇到三个日本鬼子。当时茗山大吃一惊,又躲避不了,他心定如常地朝前走去,当走到日本鬼子身旁时,这几个日本兵摸摸他的行李袋,里面空空无物。鬼子兵对他问了几句他听不懂的日语,茗山机智地信口答了一声“阿弥陀佛!”谁知这一声阿弥陀佛救了他一命。日本兵见他是位中国和尚,又捞不到油水,把手一挥,放他走了。这三个日本兵也悻悻地走了。茗山进了村庄,村民们气愤地告诉他说:“日本鬼子经常下乡掳掠!”
  当时寺庙附近有一支地方抗日武装游击队,有一次他们请茗山到游击司令部去谈话,司令对茗山说道:“为了保卫地方,我们接到上级的命令,要我们袭击日本侵略军,需要你们寺庙支援粮食。”茗山一听,当即表示一定支援,虽然寺庙里的和尚平日生活十分清苦,但深明大义的茗山带领全寺僧人节衣缩食地支援他们。战斗打响了,茗山大师还亲自率领经过他训练过的僧伽救护队上战斗前线参加救护工作。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广播《停战诏书》向全世界正式宣布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9月2日上午,在东京湾的美国军舰“密苏里”号甲板上,举行了日本正式投降签字仪式。9月9日,冈村宁次在南京向中国政府代表何应钦投降,签署了投降书。中国人民进行的八年艰苦卓绝的抗日民族解放战争胜利结束。这一天,3l岁的茗山法师心情万分振奋激动,流下了喜悦的泪水,他和全国人民一道欢庆这一伟大的历史性的胜利。

Tags:

作者:李守静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建湖县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中心承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