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当前位置: 建湖新闻网文学沙龙

老爸的欢乐时光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崔鹤同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8-03-21 16:33:42
  爸爸原在上海环卫部门下辖的运输公司工作。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将粪便用船送到乡下,长年累月在外面,风餐露宿,很少有时间回来。有时,晚上回来,第二天一早就又走了,来去匆匆,忙得顾不上和我们说话。
  那是1960年代初,有一次年底的一天,傍晚时分,爸爸回来了,穿的一身崭新的蓝布衣服,春风满面,喜笑盈盈。他一手提着一瓶酒,一手托着一包东西,香气扑鼻。爸爸坐在桌前,把包着的东西打开,哇,是熏烧!有猪耳朵,酱肉,鸡头,鸭爪,还有花生米。妈妈拿来了杯盘碗筷,爸爸倒了大半杯酒,一边招呼着我们;“来,都来吃!”
  那时姐姐已出嫁,爸爸一人工作,每月工资仅60元,一家六口,三个孩子读书,经济拮据。我奇怪,爸爸今天怎么舍得如此破费。后来才知道,爸爸又得奖了,而且增加了3.5元的半级工资,这在1000多人的公司只有两人。可见爸爸是多么的高兴和自豪。
  那次爸爸喝得醉醺醺的,酡红着脸,不时地给我们夹肉,也给妈妈夹:“你也吃,老妈子辛苦了!”看得出,爸爸心里无比的舒畅和得意。这应该是爸爸最欢乐的时光。
  1965年8月,我支边去了新疆。第二年,二弟技校毕业,分到了武汉,接着三弟又入伍去了沈阳。家里男丁弟兄三人都先后离开了家,无疑,爸妈承受了太多的寂寞和惆怅。1972年春节,我们带着出生半年多的女儿回沪探亲。正巧,二弟也带着新婚的弟媳从武汉回来,三弟也退伍回沪并顺利地安排了工作,真是全家大团圆,喜上加喜。爸妈更是眉开眼笑,乐不可支。
  那时正值文化大革命,物资匮乏,什么都凭票供应。因为爸妈人缘好,隔壁邻居见我们都从外面回来了,都省下些票券给我家。大年初一,大家都来给爸妈拜年。那时,我家在棚户区,住的是板房。爸妈在楼下的灶间忙着做菜。只听得砧板上“得得得”剁肉的声音,又听得锅里一阵滋滋啦啦的,一股股诱人的香味从下面升腾上来,满屋弥漫,令人垂涎。中午吃年饭时,加上妹妹,姐姐、姐夫及两个外甥,济济一堂。妈妈不时地从楼下灶间往楼上端菜,肉圆,酱鸭,红烧肉,红烧鱼,煎蛋饺,青菜豆腐百页肉片大杂烩,炒素,草鸡汤,摆了一桌子。爸爸站在门口,接过妈妈端上来的菜,热气腾腾,放到桌上,微笑着说:“吃吃,好好地吃。”我们喊他入座,他不肯,只是一个劲地说:“你们吃,你们慢慢吃,看着你们吃,我最开心。”
  看得出,天南海北,全家人骨肉团聚,儿孙绕膝,又正值新春佳节,作为一家之主,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的呢。这也是爸爸最欢乐的时光。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2000年农历三月初九,我83岁的母亲不幸患脑梗永远离开了我们。妈妈的离去,是老爸,也是我们全家永远的痛。
  2009年8月30日,刚过70岁的姐夫又患癌症撒手人寰。这更让老爸备受打击。加之老爸年过九旬,又患糖尿病,眼睛几近失明。他原本生活可以自理,闲暇种些花草,聊以自慰,打发时光。眼下只能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了。我便搬来和他同住,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老爸眼睛不好,电视看不见,唯一取乐的便是听收音机。他除了听些天气预报和新闻外,就爱听说书。开始下午1点听单田芳的《封神榜》,5点听一档纪实文学《解放战争》。但老爸的那只小收音机可能是年代久了,每到周三下午1点,说书节目总是找不到,急得老爸团团转。无奈,只好次日早晨5点半重播时我爬起来给他收听。
  一天上午,妹妹拿来了一台大一点的新式收音机,说是女儿得奖单位发的。其实,是妹妹买的,怕老爸不让花钱买,撒个谎而已。这样,再也没有出现收不到的毛病了。然而,这些如今也只剩了回忆!父亲离开我们也五年多了。
  人到暮年,年老体衰,甚至疾病缠身,食之无味,睡不甘甜,他们能得到的愉悦和快乐是少之又少的。作为子女,理应尽其所能,让老人生活得安心一点,舒适一点;想方设法满足他们其实并不太高的甚至微不足道的要求,尽量放大和延长他们的欢乐时光,让他们欢度晚年。这也是子女的孝心和责任呀。可是,我们醒悟得未免也太晚了些。想到这些,又不禁泪眼朦胧!
 

Tags:

作者:崔鹤同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建湖县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中心承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