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当前位置: 建湖新闻网文学沙龙

乔山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吴凤连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7-12-21 21:42:24
  夜静更深,睡意正浓。一阵熟悉的淮剧乡音,穿越旷远的夜空,破窗而入。
  “一更净儿里啊,明月照花台。卖油郎坐秦楼观看花魁女裙衩呀,我看她本是良户人家女呀……”唱腔悠扬舒缓,饱含深情。二胡拉得行云流水,有板有眼。
  身在武陵山区腹地,四周是莽莽群山,哪来的淮剧乡音?我凝神细听:“三更净儿里呀,明月正当央,又只见花魁女她睡眼泪汪汪啊,莫非她梦中思家乡呀……”
  曲声从顶楼传来,睡意全消,立马上楼,兴冲冲敲开对方的门,原来是一个叫乔山的江苏小伙子在自拉自唱。
  在他乡,遇老乡,听乡音,好不高兴。我俩把这段卖油郎唱了一遍又一遍,只唱得嗓子冒烟,喉咙发哑,还意犹未尽。
  乔山告诉我,他读书不得行,文化程度不高。他母亲见他确实不是读书的料,在他年少时便给他讲了卖油郎的故事。并一再叮嘱他,要像卖油郎那样为人,善良、本分,有同情心;要像卖油郎那样处世,乐观、厚道,有恒心。
  我见乔山独身一人,便问他怎么不找个对象。乔山微微一笑:“不要紧,会遇上称心人的,我母亲说了,心中有好便会好,卖油郎忠厚老实交好运,我也不会差。”
  乔山在楼上,我在楼下,咱俩是邻居,因为淮剧,成了挚友。这幢楼一共七层,没有电梯,楼道起初是物业打扫,可总有人不爱交费,一气之下,物业懒得管了。楼道没人管,却干干净净,不见一丝灰尘,踏步清清爽爽,能照见人影。妻子告诉我是乔山扫的,我不信。起了个大早,果真看到了乔山,一手拿着簸箕,一手拿着扫帚,一个台阶、一个台阶,扫得既细致又认真,真是黎明即起,洒扫楼梯,要上下整洁。
  乔山看我盯着他,乐呵呵笑了:“计较不和睦,忠厚不折本。外乡人在他乡,勤快大伙才喜欢,还想唱卖油郎么,要不,晚上来我家,咱俩一起唱个够。”
  戏曲故事,人生舞台。乔山的生活一如卖油郎的旋律,有阳光,亦有风雨。这些年,乔山从沿海来到武陵山区创业,一直做服装加工生意,可能是看中了西部用工便宜的缘故。没想到去年一单生意,由于不能按期交货,不但赔光了老本,还倒亏了几十万。
  老实人挣钱不易,我想乔山这下完了,一定会蒙头大睡几天。可乔山并没我想象得那样消沉,他一如既往,照样天天扫楼梯。午后,还沿河散步,不时驻足桥上看着什么。我凑上前去,挨着乔山往前看,原来是一只只不知名的山溪鸟在阳光下嬉水。
  这种水鸟翅膀乌黑,肚子滚圆,只见它们把头伸进翅膀里,像一片卷曲的落叶,浮在水面上,顺着急流,快速往下淌。可就在快进桥肚的一刹那,它们忽地伸出小脑袋,一个猛子扎进水里,顶着逆流,在水中穿梭,一会儿又从水里钻出来,如此反复,越玩越起兴。玩累了,抖落翅膀上的水珠,迎着山风,贴着浪花,向远方飞去。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劝乔山不要难过。乔山说:“不会的,做人得像卖油郎那样,走街串巷,高高兴兴,开开心心。一如眼前的小小水鸟,它们虽夜不知宿在何处,昼不知食在何方,可在水中也玩得开心痛快。再说,做事也得有恒心,卖油郎不是一天积蓄银三分,一年积得银十两。我家里人已帮我贷了款,我是接单加工,客户都知道我为人,都乐意和我签约,只要吸取教训,按期交货,用不了两年就会挣回来。”
  乔山说得没错,经过两年的努力,他真的还清了债务。乔山身后还多了位身材高挑的苗家姑娘,一袭红衣,两根长辫,明眸皓齿,袅袅娉娉。看到她,我便想起卖油郎中王九娘夸花魁女的唱词:“鸭蛋脸,像白果,青丝发乌又乌,柳叶眉双眼箍,亮晶晶的两只大眼珠,糯米银牙樱桃小口,一笑两个小酒窝……”每次见到他俩,我总是对妻子说:“想不到乔山这人痴人有痴福,竟找了个这么好看的姑娘。”
  妻子对我说:“你知道花魁女为什么喜欢卖油郎么,那是因为卖油郎对花魁女虔诚般的专注,乔山对卖油郎的故事也是虔诚般的专注,他母亲的话他是听进去了,大凡做事,只要虔诚般的专注,结果都会好,像乔山这样的人,最终会过上好日子。”
  妻子的话使我默默寻思:一个发生在宋朝的爱情故事,竟能穿越近千年风雨烟尘,给眼前的乔山带来幸福,这则故事的力量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

Tags:

作者:吴凤连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建湖县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中心承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