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当前位置: 建湖新闻网乡风民俗

乡愁就是那碗豆昔子粥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陈以忠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7-06-12 19:26:52
  “萝卜干子、豆昔子粥,喷香!”
  多么熟悉的乡音、俚语,一下子将我带到那遥远的童年时代。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我的家乡还很偏僻落后,粮食产量较低,我们家每年都要靠吃“周转粮”才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温饱,连中午的一顿干饭有时都不能保证,粥便成了我们家的主打食谱。粥有青菜粥、胡萝卜粥、萝卜缨子粥、山芋干子粥等,吃的最多的要算豆昔子粥了,因而我对豆昔子粥情有独钟。我是妈妈手把手教出来的熬粥高手,最拿手的就是熬豆昔子粥,那个稠糊糊的口感、香喷喷的味儿,温度不高不低正好满口地畅快喝,绝对让放工回家的父母吃个舒畅。
  胡萝卜粥和山芋干子粥都是随米一块下锅,青菜或是萝卜缨子必须洗净切碎后,等米粥烧透了——沸腾后再烧一会,将菜或是萝卜缨子放进去,猛火烧开并持续一会后,停火闷上一小段时间,迅速盛到粥盆里敞口凉着,菜叶不会被闷黄了,吃的时候粥温刚刚好。
  熬豆昔子粥就有点讲究了,关键是做到每个步骤都恰到好处,才能熬出香甜可口的豆昔子粥。豆昔子是大麦去皮后,用大石磨人工磨成的碎颗粒,有粗细之分,是经过粗细箩筛两道程序分隔出来的。粗的适合做豆昔子饭,细的适合熬豆昔子粥,最细的面做黑不溜秋的“蓬面饼”。用老式大锅灶熬粥时,将大米随水一起煮开后,灶膛里的余火慢烧着,揭开大木锅盖,左手抓一把豆昔子在粥面上边撮边撒,右手用一把铜铲子搅拌,恰好让豆昔子与米粥充分混合,撮与搅的速度还要协调一致,才不会出现“豆昔子团”,那样就会“夹生”了。接着就是用文火慢慢的熬,有时只需添加一些箅稻壳子,让其慢慢地供热,因为豆昔子的“骨子硬”,必须熬到豆昔子的“骨子”软熟了,才有甜香味溢出来。
  豆昔子与米的比例也要适当,不然豆昔子多了就“咕噜咕噜”的少了口感,放的水也不能少,在盛进粥盆的时候,要“淆溜溜”的不能太稠,也敞着口慢慢凉,粥面很快就会结一层“营汤”皮,用筷子能挑起来很好吃的,甜津津细腻腻的。等到开饭的时候,每人一碗可口的豆昔子粥,稠糊糊的有点粘嘴,香喷喷圆润润的满嘴舒畅,有时饥饿了三口两口一碗粥就下了肚,根本不用吃什么小咸菜或是咸萝卜干子的。
  如今,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大家都喜欢吃五谷杂粮,各种各样的杂粮米粥成为家常便饭,豆昔子粥便是被人们钟爱的食物之一,每当我端起那碗豆昔子粥时,缕缕清香都萦绕在记忆的最深处,稠稠的、甜甜的、爽爽的。
 

Tags:

作者:陈以忠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