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当前位置: 建湖新闻网乡风民俗

思念母亲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王海生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7-03-30 17:17:04
  我敬爱的母亲周琳上世纪40年代参加革命,一生为了抗日的胜利、新中国的解放和建设事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母亲的去世,我们儿女悲痛万分,同时勾起了我们对她老人家的不尽思念。
  我的父母是在抗日战争时期相识相恋的。在他们初恋的一天,来了重大敌情,必须要我父亲王俊亲自前往指挥,我父亲深知此去可能会牺牲在前线,在和当时并未与之结婚的我母亲道别时,含泪说出了心中的顾虑:“我此去可能回不来,那时你再找个新的恋人吧。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从我四岁起就寡居的老母亲。”我母亲当时坚定地回答说:“你放心去杀敌人,若是你真的有不测,只要我还在世上活一天,我都会把你母亲照顾好!”母亲的回答,极大地鼓舞了我父亲奋勇杀敌、报效国家的顽强斗志!同时也使我父亲更加坚定了娶我母亲为妻的决心。就是这样一种“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的伟大的革命历史情怀,正是这一承诺,使我父母相濡以沫并肩走过了银婚、金婚、钻石婚,白头到老……
  从我记事那天起,就看到母亲每天辛勤劳碌的身影。她一方面要全身心地做好国家机关的工作,同时又要负责一家人的吃穿住行。1962年前后,她的血红蛋白只有5克(正常女性要在11克以上),脸色总是黄黄的。就在母亲身体非常衰弱的年月,正赶上我(8岁)出麻疹,先是麻疹出不来,40度左右的高烧连续烧了很多天。那些天里,我看见母亲脸色蜡黄,日日夜夜不知疲倦守候在我身边,不断用凉毛巾给我敷在头上,喂我每一顿饭。那时我小,不知母亲的艰辛,现在回想起来,极度贫血的母亲是在用生命呵护着我呀!长时间发烧,使我吃不下正常饭菜,只能吃下用热水泡的上海益民食品厂生产的一种维生素面包。约一个月后,在母亲的照顾下,我最终痊愈了。如今,母亲走了,世界上最爱我的人走了……怎不令我思绪万千。
  母亲的爱是博大的,她不仅把爱无私地给了她的子女,她对广大的弱势群体、生活在底层的老百姓也给予长期的、竭尽全力的救助和帮扶。在母亲长年居住的物资部大院里,那些扫垃圾的、修鞋的,她了解的失去配偶的老人、常年生病在床的远亲近邻,都得到母亲送钱、送物的无私帮助。每到春节,母亲都会列出一个长长的需要救助的名单,然后叮嘱身边工作人员挨家挨户将钱物送去。
  在如潮涌动的不尽哀思中,我时常想起在母亲身边的最后一段时光,还有让我留恋的是每当我蹲在母亲双膝前,为她老人家按摩捶腿,母亲总是用双手摸摸我的头,摸摸我的双耳和脸。她总是怕我太累:“孩子,可以了,谢谢、谢谢!休息吧。”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就是母亲的呼唤,有一种融入骨髓的情怀,那就是母子情深。 
  我特別难忘的是四次亲自送母亲紧急入院抢救。生死时速、分秒必争,四次伴随其侧、四次转危为安!
  2014年10月,在建湖老家,母亲第一次突感心慌,此时母亲开始大汗淋漓,讲不出话,我立刻拨打120,十几分钟救护车到了楼下,当我和赵书平秘书与随急救车来的医护一男一女将母亲抬进电梯时,母亲已陷入深度昏迷。上了救护车约十分钟一路顺畅,到了县人民医院急诊室门外,只见医护人员已推着担架车在医院院子中焦急等候。母亲一上担架车,医护同力,马不停蹄将母亲推入抢救室,医生在一边简单询问了病人发病情况,一边将气管插管快速插入母亲的气管,并立即开动呼吸机,护士们开始按医嘱注射抢救药剂,有条不紊。与此同时,在场的两三个医生讨论一下,便果断将母亲推进ICU病房。那一夜,紧张、难过、不知所措困扰着我,在ICU病房外整整徘徊了一夜……
  母亲继建湖战胜病魔一个半月后,又第二次突然呼吸困难,经住院治疗一个月后脱离了危险,康复出院。
  母亲第三次犯病,是我夫人马兰观察到母亲面带愁容,并讲后腰痛时,主动提出带母亲去医院,母亲才上车,呼吸就如拉风箱般巨响。到了海军总院,立刻吸氧抢救。母亲需要进行心脏介入手术,母亲在我和夫人马兰陪同下,立刻被推入心脏介入手术室。母亲在坚强意志支撑下,又一次从“鬼门关”走了回来……
  四次与死亡斗争后坚强生还的母亲,终于没能抵抗住第五次病魔的来袭……
  2016年8月29日晚11点,我从国外乘机刚刚降落在首都机场,还没下飞机,鬼使神差让我提前打开手机,沒过一分钟,女儿梦梦突然打进电话,她由于焦急几乎变了声音讲到:“爸爸,奶奶刚刚在酒店又犯病了,你赶快去吧!我和妈妈已在赶往酒店的车上。”我急匆匆下机后,让司机开车直奔酒店,进了母亲房间,我高喊:“妈!妈!我来了!”此时她老人家半闭的眼神里透出一种安慰的光芒……我细看连接母亲的心电图,只呈现断断续续的不规则的小圆丘图形,我心知不好,一下将母亲抱在怀里大声说:“妈妈别怕,妈妈别怕!我在这……”母亲似乎听到了我的讲话,面容安祥地躺在我怀中,此时眼见着心电图逐渐变成一条平线……此时此刻,我的心如同刀绞般的难过,似乎一个声音在里面说:“世界上最爱你的那个人要走了……”这时抢救军医对我这个现场在母亲身边的亲人宣布“病人呼吸、心跳已停止,你记住这个时间吧!”宣布后,急救军医将白床单盖上母亲的头,这时我才意识到母亲离开了我们,永远的离开了……我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紧紧抱着母亲蒙着白布的头,在母亲耳边机械的重复着:“妈妈别怕,妈妈别怕,我在这……”
  亲爱的母亲,如果有来生,我还将做您的儿子!

Tags:

作者:王海生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