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建湖新闻网

搜索

父亲的执着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杨守鉴  来源:建湖日报   发布时间:2017-03-30 17:14:38
  父亲离开我们已十多年了,但他在世时对工作和事业的那种执着、那种追求,始终在我们心头萦绕,难以忘怀。
  父亲一生没上过正规的学校,扁担长的“一”字也识不了几个,但就凭着他那股“钻”劲,成了名闻乡里的“土”专家。四方八邻要打个板凳找他,哪家儿子结婚要打张板床找他,那家差个“斗拐桌”也找他,因为他有一套好“手艺”,30多岁的时候被马岔河粮库(今九龙口巨丰油米厂)“收”去做木工。听说父亲上厂了,庄邻们没一个不羡慕:“荒年饿不死手艺人”,这年头还是有个手艺好啊!
  其实,父亲的木工手艺,也不是跟人学的。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父亲为了养家糊口,帮“地主富农”打过工、刨过地,不知吃了多少苦,别人干完了活躺上床休息,可父亲总是在暗淡的“洋油”灯下砍砍削削,从“爬爬凳”打起,慢慢地向“桌椅条台”过渡。几年下来,家前屋后的杂树都被他一棵一棵“砍”光了,看着家里添置的由父亲一手制作的一款款家具,庄上的人无不羡慕。
  父亲很珍惜得来不易的工作,在米厂几十年时间,厂里的门窗隔断、板凳桌椅都是他用斧、刨、锯亲手打出来的,他一个人领一个木工车间,无兵无卒,从无怨言。由于他能苦善钻,整个粮食系统只要有木工活,领导想到的第一个就是他,很快“杨师傅”也在系统内外叫开了。
  到了七十年代末期,县城和集镇一下子“冒”出了若干个木业社,木制家具一股脑儿摆上了大小商场,以木工手艺吃饭的父亲面临着“失业”。面对“冲击”,父亲想,人不能绑在一棵树上“吊”死,米厂这么大,搞机械、懂机械的人并不多,于是他主动向厂长请缨,请示领导让他改行搞机械。“搞机械?你哪懂啊?”“不懂,就慢慢学呗!”打那以后,父亲撂下了“陪伴”自己几十年的斧头凿子,开始钻研起机械……
  搞机械,首先得懂图纸。父亲不识几个字,图纸上的不少零部件都是用字母代替的,一根虚线、一根实线、一个圆圈、一个半圆弧都代表着不同的原理、不同的意思。那时,巨丰油米厂既有碾米设备,又有粮油机械,小到一颗螺丝钉,大到几吨重的飞轮,要把它搞懂吃透,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父亲硬是靠一颗恒心慢慢“啃”,不识字母向子女请教,不懂原理向谙行的师傅求助。他整天“泡”在图纸里,那种痴迷,那种钻劲,不长时间就弄通了机械原理,并能独当一面。有一次,厂里的碾米设备坏了,两三个部件要到冶炼厂浇铸,浇铸要有模具,但冶炼厂没人会搞木模,厂领导十分着急,因为一批加工任务下来,不能耽搁。父亲不由分说亲自操刀,用整整一个通霄,把木模做好,第二天一早送到冶炼厂加工时,冶炼厂的浇铸师傅啧啧称赞:想不到杨师傅还有这等绝活。后来,冶炼厂一旦需要木模,总是请父亲去做。
  八十年代初,父亲退休了。可厂里离不开他,硬是让他留下来继续搞机械,一留就是七八年。
  从木工师傅到机械师傅,父亲熬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吃了许多常人难以吃的苦,但他那孜孜不倦的执着追求,那持之以恒的钻劲,委实影响了我们。在他的影响下,我们兄妹九个在各自的岗位上奋力打拼,都有了各自的业绩,现在回想起来,的确是父亲的那种对事业、对工作的不懈追求在激励我们前行。我们将把父亲的精神一代一代传下去,让我们的后代能为国家、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

Tags:

作者:杨守鉴

文章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 无关!

   评论摘要(共 0 条,得分 0 分,平均 0 分) 查看完整评论
 
Copyright © 2007-2013 www.jhxww.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建湖县委宣传部主管 中共建湖县委新闻信息中心主办 建湖县网络文化建设和管理中心承办
E-mail: jhwlzx@163.com   苏ICP备11032266号  Tel:0515-86227355